给过了生命周期的Ubuntu升级

Posted on 二月 6th, 2016 by webto in 其他 | 0 comments

VPS八百年没改过配置了,因为想把WordPress迁移到Ghost上(WordPress君你别哭),就打算Apache也换成NginX一起搞了,apt-get的时候发现各种报错,源都连不上,全线404,还倍儿洋气是个IPv6的地址Orz。

Err http://archive.ubuntu.com raring/main i386 Packages
  404  Not Found [IP: 2001:67c:1360:8c01::18 80]

 

搜了一下才明白,我用的Ubuntu 12.10造就过了生命周期,需要升级

简单易行的升级就是 do-release-upgrade咯。对不起,因为已经过了生命周期,apt-get源已经不支持了 Orz。还好Ubuntu官方有升级指南:https://help.ubuntu.com/community/EOLUpgrades。按照指引一步一步完成即可升级。

过程大体上和把大象装冰箱差不多:

  1. 修改sources.list,把源改到old-releases
  2. 安装update-manager
  3. 升级。

我在操作的过程中还是说找不到合适的镜像,要求覆盖sources.list,同意即可。

另外还发现了一个各个版本Ubuntu的Repo生成器,挺方便的:https://repogen.simplylinux.ch

(Fin.)

从糯米电影谈谈页标(Page Control)

Posted on 一月 25th, 2016 by webto in 设计 | 0 comments

周末顶着寒潮,参加了一个兄弟的婚宴,席间有百度的同学表示现在糯米比原来强多了,你试试。然后我就真的试了试,强多了没感觉,但是电影频道的首页搞得我很不舒服。打开就是两种典型的滥用翻页指示器(Page Indicator/Page Control,这个说法太拗口,后面都称作『页标』),拿出来说说。

页标这个东西,顾名思义,是用来标记页码的,是现在智能手机上最基本的交互组件之一,因为iOS最早就在桌面上采用了这个设计,让很多设计师想当然的觉得这个东西人人都懂都会用,只要能横划的位置就可以放。错了。

单纯说页标本身的设计,它能承担如下的功能

  • 暗示用户此处有多页可翻
  • 告知用户总页数
  • 指明当前位置

但是,页标本身也有一些限制

  • 『页』是最小单位,页标的设计是离散的,如果需要对于元素滚动进行连续的标识,应该用游标或者进度条之类的设计。
  • 它是可见的页面元素,当用户点击时应该响应和反馈。
  • 因为可见,所以可能遮挡后面的内容。

 

糯米电影

上图是我截取的局部,进入糯米电影频道,顶部的两个模块,就叫它们是橱窗和菜单吧。先引起我反感的是下面都是胖达的菜单部分。

1. 翻页指示器,指示的,是,翻,页!

感觉这似乎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这种情况确实经常出现,请看图中『演出赛事』这个胖达。发现了么?当你横划这个位置的时候,它可以走半页。。。实际上这个菜单栏是可以以像素为单位滑动并停留在任意位置的,在这个地方用页标,反而增加了用户的困扰:我在哪?后面是否还有但是我划不过去?

解决方案很简单:

  1. 要么就翻页:第二页填不满空着。(看设计这么整齐,我估计设计师不会同意。)
  2. 要么去掉页标,露出半个item暗示可以滑动查看后面项目。(看设计这么整齐,我估计设计师不会同意。)
  3. 要么就别放这么多项目在这里,缩减到一行内搞定。

 

其实3是最可行的方案,但是减法这件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阻力大。

2. 移动设备的橱窗上最好不要加页标

糯米电影

(是的,上图和上上图的是同一张)橱窗上加页标这件事儿亘古有之,PC Web上大量网站采用了这样的设计。说实话在PC端也不是很好的设计,这个设计有如下问题:

  1. 页标是否可操作?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或者暗示。
  2. 页标本身会遮住橱窗的内容,考虑到内容的多样性,很可能会导致页标部分不可见。
  3. 加了页标之后,因为理论上可以快速跳转,变相鼓励了运营是放更多页。

你带着这三个问题看上面的图就会发现,真糟

  1. 有7个不同的轮换图,意味着你想去找刚才看到的某一个,最多可能要划6次。我知道一个足够理性的人也3次内解决的,但是实际上用户并不明确目标的位置。
  2. 用户可能会下意识地点击页标尝试翻页,然后挫折。(当然了,该图点击次数加一,KPI WOW)
  3. 遮住字了啊大哥!!刚才那个啥都不同意的设计师你出来。

 

因为在PC端有鼠标这个高精度设备 + 存在Hover这个状态,所以问题不太严重。不少用户也被训练了,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以及点击可以看对应的内容,在移动端则不然。绝大多数移动端橱窗的页标都是不可点击的,因为面积已经很小,用户几乎不可能精确操作页标,所以不支持点击理所当然。但是,用户并不能明确的知道,直到他点了一下,发现:我日。

在移动端,好的橱窗设计翻页设计应该:

  1. 经验上,轮换图的数量不超过5个。
  2. 不使用不可操作的页标。也不要把页标放到橱窗图片上。
  3. 有切换动画的自动轮换,暗示用户可以操作。
  4. 通过露出一部分下一张图片给用户预期(露出的部分短边应该不小于30pt,因为需要响应操作)。

3. 其他

去年 @林兆钦 推荐过一篇文章给我:iOS Design Rules to Break,其中第一条就是Page Control的滥用,文中提到了更多滥用的例子,比如用来做主导航。在很多设计师眼里,这一排小圆点就是告诉用户:『我可以横划切换哟』,很不幸的是,因为页标本身视觉方面是很弱的,用户很可能根本看不到,尤其是当页面上内容复杂的时候,比如你们的新版本功能介绍。在iOS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 Controls里面,其实已经明确了建议的使用场景和不建议的用法。

有一个多数人可能没注意过的细节:iOS桌面上的页标是可以点击的,不过不是精确操作,只能提供上一页和下一页。这个功能曾经在某个版本被那掉过,后来又加回来了。这个操作不完全符合用户预期(定位到目标的点),但是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妥协。所以在HIG中也有提到,Page Control,只能提供线性浏览。

(fin)

关于出国玩用什么SIM卡这件小事儿。

Posted on 一月 16th, 2016 by webto in 生活 | 0 comments

前些天一冲动,定了过完年去夏威夷玩。出门玩为了啥?不就是为了发个朋友圈么!那不就得有网么!上网一般就是三个选择

  • 随身热点:优点是人多的时候人均成本低,不需占用额外的设备。
  • 当地SIM卡:优点当然用起来方便,人少的时候其实成本也不高。
  • 国际漫游上网:这个方案万万不可,除了贵,很可能你还是用不了Google Maps,这是能急死人的。

随身热点有一些额外的麻烦,如果你的手机突然不能上网了,排查问题比较麻烦,而且有时候为了省电还要开开关关甚是麻烦。所以自从被许婶安利了当地SIM卡方案之后,我就一直选这个了。

然后顺便就做了一些美国运营上覆盖情况的功课:夏威夷手机信号美帝四大运营上点评:Honolulu, HI Carrier Reviews & Coverage Maps 先排除了Spirit(还能找到很多骂它信号差的)

然后是其他三家在夏威夷的覆盖情况,如下图,可以看出AT&T和Verizon的覆盖显著优于T-Mobile。PS:链接可以用来查他们三家在美国和全球服务的覆盖情况。

Verizon Coverage Locator
Verizon

AT&T Maps – Wireless Coverage Map for Voice and Data Coverage from AT&T 
AT&T

T-Mobile 4G LTE Coverage
T-Mobile

那么怎么买卡呢?火奴鲁鲁机场国际到达厅可能没有预付费卡卖,要么到了Waikiki找地方买,或者提前在淘宝上买好。消息来源:SIM card purchase at Honolulu Airport arrivals

剩下的就是淘宝搜了,因为排除了T-Mobile,所以其派生的一系列虚拟运营商卡也不考虑了。Verizon几乎只有租用服务。最后就只是挑选AT&T套餐的问题了,按需选择即可。

说实话,决策过程一点也不顺利,要自己找各种资料。考虑到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电信服务的价格不会有太大差别,尤其对短期游客来说。其实核心问题就是两个

  • 信号最好的运营商是谁
  • 在哪买

这种信息应该是可以标准化的,之前也就是能在穷游锦囊里见到偶尔提及,希望能变成基础信息的一部分才是。

如果有一条(又一条) 用户不能错过的通知

Posted on 一月 15th, 2016 by webto in 设计 | 0 comments

这三条通知晃瞎了我的狗眼。。。

这种情况挺普遍的:有一天你设计了一个重要通知栏,这个通知仅用在展示最重要的通知,然后所有人都发现我擦这个通知效果好棒,不如我们多来几条吧!

然后你就想撞墙自尽了。

当然撞墙并不能解决问题,导致这个情况的原因通常是原有的通知容易被用户忽略,无法满足产品运营的需求,除了本身展示不合理,对于通知的滥用是降低其价值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运营团队不能自己背这个锅,如果产品设计时没有合理的规划各种通知、站内信、官方消息之类的触发条件和频率,难免在实际运营的时候出现轰炸用户的情况,毕竟人人都有KPI。

怎么办呢?

对于新产品

  • 靠经验
  • 参考别人的经验

对于已经上线了一段时间的产品,需要re-design的话

  • 从使用数据中挖掘用户需要什么样的消息
  • 也挖掘用户不需要哪些垃圾消息
  • 关注历史消息有效到达情况和发送频率、类型、时间的关系
  • 整理相关功能的运营纪录,汇总运营需求
  • 确定key metrics

(Fin.)

PS: 最上面的绿色条,点进去是这个网站的改版,把自己改成了个Airbnb,也是跪了。

最黑的锤黑在锤厂么?

Posted on 一月 10th, 2016 by webto in 设计 | 1 comment

最近借到一台锤子T2,感慨颇多,先说好的:手感相当不错,颜值也还行,如果T1做成这样应该能多卖至少一倍的量。然后其他方面简直一塌糊涂。这也是起了上面的标题的原因。米厂有个我觉得很特别的现象:旁人可能无法想象,在内部,员工黑自家产品,黑得比外边黑得狠多了。有些同事聊天的时候会觉得有的水军或者米黑太不专业了,黑不到正确的点上

黑自家产品当然不是白黑的,能黑说明不满意,说明能进步,说明认识到了问题。在T2身上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关于T2,想说以下几点:

  1. 罗老师还停留在认为工业设计就是做外观的层面,让人震惊,工业设计的根本是研究人与机器的关系,设计有价值的工业产品。好看是有价值,但是以为把外观做好看就叫工业设计,这也太业余了。
  2. T2的硬件设计并没有解决T1反人类的部分,反而变得更反人类了。
  3. Smartisan OS的功能越来越多,复杂度已经有点失控,我的感觉是团队Hold不住了,出现了各种补丁式的设计。

1. 工业设计不只是外观设计

这点是看发布会的感想,这是世人对工业设计的普遍误解,包括很多行内人,但是罗老师也这么想让我感到很遗憾。

2. T2硬件设计反人类

T1发布的时候我大概做为主机使用了个把月,有几个痛苦的点

  • 绝对对称的设计特别难用,我每次从兜里掏出来都要找半天哪里是正面。
  • 绝对对称的设计特别难用,在路上,想在兜里按手机调解音乐的音量,要按多次才能找到正确地按键。
  • 绝对对称的设计特别难用,充电的时候总得插着两下试试。
  • 绝对对称的设计特别难用,就算拿在手上用的时候,调解音量都得想想要按哪
  • 后来我决定把两边都改成调解音量 Orz。

T2完全继承了这些难用的点,当我拿到这部T2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哪个钮是back?只能按按试试咯。。。前两天拿着T2玩游戏的时候又有让人头痛的新发现,逆时针旋转手机横屏玩游戏的时候,实体按键和屏幕上的调解指示完全相反。如下图,黑字指示了实体按键功能,红字描述的是系统界面上的状态。

T2_frastrating

这应该是T1就有的问题,这个问题很难彻底解决,如果要实体按键和屏幕内容严格一致,相当于屏幕上的操作条绑定在对应功能的实体按键上,因为部分应用是锁定旋转方向的,就会出现有时候音量在上面有时候在下面的情况,也很抓狂。

T1/T2这两组绝对对称的侧边键是为了所谓的美牺牲了可用性的设计,既然两侧的按键有不同的功能,就应该让消费者有能力快速区分这些功能,如果是相同的功能就应该去掉一组才是。Form follows function是最基本的设计原则。

  • PS:对称是无数种美的一种,但不是美的唯一形式。
  • PS2:耳机插孔放在手机顶部真是没道理的和消费者做对。
  • PS3:长按Home键锁屏可以当选2015年度最恶心设计。真的,非常,难用。

3. Smartisan OS越来越难用

锤子OS刚出来的时候我和不少朋友都挺惊喜的,有个不同的声音能促进大家探索更多的可能性,但是很遗憾,锤子OS的简洁并没有保持太久,初期的考虑不周加上不克制的增加新功能,这个系统的可用性看起来没有在变好。举几个例子。

A. 莫名其妙的桌面手势操作。

T2OS_1

36宫图是Smartisan OS发布时的主要卖点之一,T1的时代按Menu键就是切换宫图(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设计挺难用的最早我记得好像是默认36宫图直接点击启动App的,后来关掉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Menu键默认给了下拉通知栏,而切换宫图变成了如上图的手势。。。手势。。。

手势就是难学、难记、难发现咯,你知道,锤子有个特别高大的Dock区,所以我在桌面上滑屏操作的时候,理所当然的误触了这个功能,当时,我,完全迷惑。

不知道那些一直用锤子的用户发现那个按钮功能变了的时候作何感想。

B. 功能堆叠的通知栏。

T2OS_2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有着3个实体按键的T2,并没有把语音助手和全局搜索(这两个功能本质上是一体的)缺省定义为长按某个实体按键,可能是因为业届较为通用的长按Home被占用为锁屏和关机了 Orz。但是就这么塞在通知栏里真的好么?产品逻辑是什么?消费者为什么要打开通知栏进行语音助手操作?就因为这里有地方且有一堆功能,就可以放在这儿?

C. 宽得想跑什么都行的底部Tab

T2OS_3

Tab这东西在顶上在底下各有各的好处,但是放在底下还做这么宽(高),除了像老人机以外我还真的想不到别的好处,屏幕上的位置寸土寸金,一个过高的底部Tab,不仅降低内容获取效率,还会更容易导致误操作,在向上滚屏的时候按到Tab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其实还有DEF。。。不过感觉负能量太多就不写了 @_@(此处删去两段看起来太恶毒的评价),写出来还是觉得希望锤子能做好,你让我写乐x华x我都懒得动。。。

利益披露:小米前员工,PM/设计师,本科工业设计专业,老罗语录陪伴我做完毕业设计。撰文时状态待业。

为什么电影分级制度在中国大陆没有实行?

Posted on 一月 9th, 2016 by webto in 电影 | 0 comments

答在知乎了:为什么电影分级制在国内无法实行?

这个问题答起来好简单:从事电影行业的人并不迫切的需要分级,所以没有实行起来。

前几天和媳妇闲聊聊到这个话题,想了一下也真是奇怪,貌似经常看到的声音都是 电影行业的工作者呼吁政府搞电影分级。感觉政府真可怜,还要替这帮人背锅。

将心比心嘛,如果我管理这个行业,我可不想做分级,搞了分级之后一帮人叽叽歪歪的说限制创作自由,分级不合理,审查机构收黑钱什么的,我图什么啊,你们丫自己不好好干把锅扔给我?我接才有鬼了。

诚然,世界上存在一些分级机制是政府管理的,但是最早的电影分级体系以及目前世界主流的分级体系都是行业自律,并非政府主导:

  • 美国的电影分级机构是MPAA,民间组织
  • 英国的电影分级机构是BBFC,民间组织
  • 日本著名的映倫管理委員會,民间组织
  • 北美的游戏分级机构ESRB,民间组织
  • 美国和日本的漫画分级,也是民间组织或者行业自律

既然电影分级是行业可以自发启动形成和执行的,为什么大陆就一直没有呢?显然是从业者并没有觉得分级迫在眉睫,而这些呼吁政府搞分级的人,明面上说的是要分级,言外之意是停止审查。。。大哥咱能好好说话么。我个人完全无法认同这种打嘴炮的行为,指望靠写文章推动政府撤销审查改为分级,不如从自己开始建立行业自律的分级制度,影响政府放宽审查才是正路。

回归问题,这个行业没有分级无非以下原因:

  1. 政府管的不够紧,空间足够行业发展,并没有看到分级能赚到更多的钱
  2. 观众对未成年人看到那些成人内容并不在意,不会有官司不会有抵制不会影响电影行业的人赚更多的钱。

所以这个行业的人根本不着急分级,反!正!能!赚!钱!,打打嘴炮黑两句政府也不会有人查水表咯。上述两点发生变化,无论是政府收紧审查,要求对最广泛的群众提供无血腥暴力色情擦边球的内容,或者消费者给这帮从业者俩耳光,应该都能促进他们做点自律的事儿。

老炮儿 Mr.Six

Posted on 十二月 30th, 2015 by webto in 电影 | 0 comments

好久没写电影,今天有点冲动。

看了个新片儿,《老炮儿》。看完就觉得好多冲突,然后很快就在朋友圈里看到了黑它的朋友。

这个片有太多的冲突,有南北的冲突,有官民的冲突,有穷富的冲突,有老少的冲突,最后,还有当地文化和外来人们的冲突。这么多的冲突集中在一部作品里,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这也证明了这个部电影挺屌的,冲突的双方在各自的立场都认为自己获得了表达。

黄和我说,这个片他觉得是在讲老板姓和政府的冲突,这些社会现象,讲老炮儿们教育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什么都不懂,缺少道德,需要教育。

我没找到李易峰和吴亦凡的粉丝,不过,站在年轻的人角度,我们小的时候都有过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没经历过这些谁能自己长大?三儿和六爷说了四五遍小孩儿下手没轻没重,后来这些老哥不都活着从看守所里走出来了么。这是一个讽刺的点。另一个,中二病官二代吴亦凡,感觉自己遇上大侠了,可是又怎么样呢,大侠转眼就给你报了官。丫那眼泪真是对小清新和假文艺的一大嘴巴。

这个片里面没明说,但是传达了一种老北京的乡愁。《鹿港小镇》唱的是一种典型的乡愁,是我有一个美好的故乡,但是老北京的乡愁是《钟鼓楼》里『我的家住在 二环的里边』,是《一个北京人在北京》里『过春节你们走了 说家乡话快乐吧』,老北京从来没有离开这个城市,但是这个城市的变化,让这些怀旧的人的故乡,只存在于过去。六爷的故乡是那个顽主的北京,茬架的北京,他贯穿始终的京腔,片里各种各样的北京土话,和银幕前的观众形成了这样一种冲突,如今在北京并非经常能听到京腔,这个人来人往的城市已经和老炮儿们熟悉的北京截然不同了。

六爷希望永远按照他熟悉的规矩活下去,可是历史的车轮就这么轰隆隆的压过来了。今年我31了,10年前我是看这个世界怎么都不顺眼的少年。十年后,我就是年轻人看了就觉得是傻逼的大爷。

另外我觉得特别好的一个点,是六爷这个人物塑造的太真实了,不说大的不敢开刀这些,他在和儿子沟通时候的种种不讲道理,和霞姨、三儿的关系,塑造了一个特别丰满的形象。

关于李易峰的演出,他的北京腔实在是太糟还不如用港台腔。减半星。官二代强行中二病,剧本减半星。

 

随处可见的交互设计灾难 之一

Posted on 八月 18th, 2015 by webto in 设计 | 0 comments

仅代表个人观点,与供职公司无关,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因为一些原因,我安装了一个某视频聚合App,Android版,简直是勾起了我的倾诉欲,满眼的交互灾难。说实话,这些灾难在数据上可能屁都看不出来。但是如果只要看数据就能设计出好产品的话,iPhone早就被Android赶到海里去了吧 :D

同样的,这些设计都会有人说:我觉得挺好用的啊。嗯,没有一个设计能满足所有人,我们做设计的[通常]会希望做符合普通人直觉的设计。

Continue reading…

通知类短信的聚合,应该是这样婶儿的

Posted on 八月 18th, 2015 by webto in 设计 | 0 comments

前两年MIUI做了一个功能是通知类短信聚合,把所有所有银行啊,验证码啊什么的短信收在一起了。有效的把人与人的联系/机构到人的通知分开了。然后很多同行也『致敬』了。不过通知类短信和会话短信其实不是一种东西。

Continue reading…

产品批评:知乎 for iOS 3.0

Posted on 八月 18th, 2015 by webto in 设计 | 0 comments

之前发在知乎专栏,移过来

注:1. 批评并非是指责的意思;2. 批评和吐槽的区别在于是否建设性。

知乎 for iOS 3.0上线,简直大快人心:单是去掉了内个hamburger就已经值得去AppStore打个五星了!新的结构优点多多,各路人马已经夸奖过了,本篇说说不足。

Continue reading…